热烈祝贺VR350网正式上线!!!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VR资讯 虚拟, 现实 943℃ 0评论

【编者按】本文经 36 氪编辑,原作者 @ 有饭吃,武汉大学戏剧影视文学学士,香港中文大学跨文化研究硕士,有长期影评及产业软硬件方案使用经验,勾搭作者可移步知乎。

知乎上有人问:“虚拟现实将如何摧毁和重构现有电影业?”

多数人的回答都传达出这样的观点:并不会。

我的看法也是如此。确切地说, VR 内容会成为一项与电影、戏剧、绘画、音乐、舞蹈等等齐肩的艺术形式。

(重要的粗体部分请自动重复三遍)

接下来,我想从目前我体验到的 VR 内容,来谈一谈 VR 内容和现有电影业的关系,发展现状以及发展前景。

VR 内容作为影视内容的补充

除了目前如火如荼开展的 360° 电影拍摄 “大赛”(可是为什么至今一部像样的作品都看不到?嗯,一定是因为上网方式不对),目前更受欢迎的 VR 内容是作为已有的影视内容的周边补充。

影视爱好者(或者说热门 IP 爱好者),是最容易对 VR 内容产生兴趣的。我给每个初试 Gear vr 的同事推荐的都是复仇者联盟的 VR 短片—— Battle for the Avengers Tower。CG 画质精良,当看到绿巨人、美队就在身边纷飞的时候,我的宅男心扑通扑通狂跳。

目前在 Gear vr 中还可以看到 Wild(独立 app),Jurassic World(独立 app),Insurgent(《分歧者》,独立 app),《火星救援》(Milk VR),《饥饿游戏》(Milk VR)以及星战 7(Oculus 360 video)的 VR 短片。

除了 Wild 看着像 trailer,其他的几部更像是在环球影城中体验到的娱乐项目,画面精良,效果刺激。只要是我之前看过原片的,我都相当激动。这种激动不同于爱了很多年的动漫要出真人版了,而是我发觉我竟然会有机会能踏入我迷恋的影像时空,二次元的世界无限拟真接近三次元,或可称之为二点五次元世界。

光是把热门影视 IP VR 化,就可以供人们娱乐开心好多年了。

可另一方面,我们仍然在为导演如何引导观众叙事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又或者究竟该如何放置观看者的位置 / 视角。

我们总是希望 VR 内容能讲一个完整的故事,就像现在的电影一样。关于 VR 影像的一切,我们都是以现在的电影行业的标准来思考和衡量的。

这样下去,VR 内容摧毁现有电影业无从谈起,反倒是现有电影业禁锢和局限着 VR 内容。

如果 VR “导演” 要挣脱电影的局限,就该把自己当做造梦空间中的 “造梦师”,创建的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和空间。VR 的体验,在影像和游戏两者之间游移,它是两者皆是也两者皆非的全新载体。

美丽新世界

虚拟现实到底能给人带来多大的震撼?啊有点词穷,咱们举个栗子。

在 Oculus JAM 比赛中获得应用体验类白金奖的 The night Cafe:An immersive Tribute to Van Gogh,是每个梵高迷 / 美术爱好者不可错过的精品。

无论买多少《星空》的周边产品,我都不会想象到有一天我能真的走进梵高画中的咖啡馆,凝视椅子上梵高的椅子上孤独的烟斗和烟丝,能寻觅着钢琴声遇见画中的梵高,而当我透过窗户的一角望向天上,我竟然看到了美丽的流动着的星夜。即使我能反反复复讲上一万次我观看这段作品的感受,但当每个人真的戴上头盔 “亲身” 走进梵高的世界的时候,震撼与感动也不会减少一分一毫。这与看到梵高的真实画作以及看电影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在过分热烈的线条和色彩之中,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情绪在涌动,我甚至觉得梵高像是一个相识多年的老友。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所以 The night Cafe:An immersive Tribute to Van Gogh 到底是什么?

它当然不是一部电影,它就是一个成熟的 VR 作品,甚至可以称为艺术作品,它不是企图给我讲一个故事,而是要给予我一段难忘的体验。

在看了大量向下视角的短片后,我甚至第一次梦到了飞翔。这种体验是电影很难做到的,无论镜头拉得多么近,视角移动多么流畅自如,想通过看电影让人真的置身于电影之中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想象力。

如果真的要回答 “虚拟现实如何摧毁和重构现有电影业” 这个问题,那就是,由于虚拟现实在 “浸入感” 的实现上比普通电影容易太多,那么未来可能会逼迫一些商业电影在内容上进行分离,商业电影必须借助虚拟现实内容来进行综合体验(就像早期的 3D 电影只占电影中的 15 分钟那样)。

当然从现在发展状况来看,CG 特效反而成为产出虚拟现实内容的 “捷径”,而实拍全景内容则像咿呀学步缓慢摸索的儿童。这一方面主要是由于 3D 全景器材和拼接技术的不成熟,另一方面在镜头叙述语言上也遇到了很多障碍。实拍全景内容的题材让人联想到早期的电影发展史,执迷于纪录片的拍摄。诚然,能将人带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猎奇环境中,就像最早的影片 “火车进站” 一样可以让人惊奇不已了,然而考虑到 CG 技术的成熟,这种惊奇不会维持太久。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 JAUNT 和 ABC 新闻合作的 “走进朝鲜” 短片。对于这个不让进去进去了也不让人拍照的谜一样的国家,反正我是挺好奇的,这个短片大大的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在此之前 ABC 新闻还将视角对准了战火纷飞的叙利亚,让更多人能感受到战乱对人类造成的伤害。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除了新闻报道和纪录片风格,实拍全景内容也用在悬疑片 / 恐怖片上,强行推出噱头大过内容的各种 “首部” VR 电影 / 电视剧,无论是在内容建构上还是藏摄像机这个问题上都遇到了各种障碍。号称国内首部 VR 电影的《活到最后》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我是觉得企图在十几分钟讲个完整故事挺捉急的,号称首部 VR 电视剧的由《行尸走肉》班底打造的 GONE(可以在 Milk VR 上看)每集超短也不知道在讲什么鬼反正听音效是蛮吓人的,登录 Spotlight stories 的HELP!(手机上下载可看)可以很方便地利用手机看,但浸入感就会差很多。

无论怎么看,目前所谓 VR 电影的状况都会让人联想到沉浸式戏剧的表演特色,这一点《戏剧文艺复兴》一文进行了论述,我觉得观点非常有意思。沉浸式戏剧中的表演风格、场景布置包括情绪渲染等等都可以被 VR 内容借鉴,演员和舞台更加可以直接进入虚拟现实的镜头(事实上 flix&paul 太阳马戏团系列就是将舞台内容原封不动地虚拟现实化)。但是,虚拟现实还可以在 CG 效果,交互操作等方面给予更多的可能性。

对于视角的难题,主要是由于观众不可以自由地穿梭于场景之中,因而浸入感也就大打折扣(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机位高低,可参考:《VR 电影创作必须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如何选择机位的高低?》)。大部分的观众在观看全景视频的时候,有一种被囚禁在特定位置的感觉,这在看恐怖片 / 灾难片的时候简直是分分钟想摘头盔。如何在虚拟现实内容中走动涉及两个问题,一方面是视频拍摄制作,另一方面是通过头盔如何进行走动的操作,对于这个问题, CG 制作的虚拟现实内容方面已经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法(毕竟不涉及拍摄),比如参加圣丹斯电影节的 ROSE,采用了一种叫做" Torbit "(我觉得可以翻译为 “环移”)的技术,通过在场景中设置一个 anchor point(定位点),用户可以围绕着这个点进行旋转,从而达到一种类似于 “子弹时间” 的效果,效果图如下(如果你觉得费解,可以回忆一下《黑客帝国》里面的经典镜头)。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在 ROSE 在这个故事中,小王子的 B612 星球就是定位点,观众可以围绕这个球进行观看,也可以查看四周,还可以将星球拉近拉远(具体分析可见报道:Penrose Studios Launches ‘Rose’ Gear vr App With Simulated Positional Tracking)。尽管这离我们期待的全浸入感受还相差甚远,但是已经迈出了很大一步。况且马上伟大的带定位传感器的 Vive 就要来了,现在主要的问题就集中在实拍的全景视频如何做到人物移动了。

另一个企图给予观众更丰富的视角体验的是 VR 美剧 GONE ,在这个系列中,除了主线画面,还随着剧情发展设置多个视点,观众可以选择用其他视点观看,也可以选择还是使用主线视点看,当然如果错过附加视点可能就会错过一些信息(只是有时候我真的没注意到其他视点的出现啊!),短片最后也会告诉你影片中还有哪些视点,方便观众去回看。从目前看的这两集来看,我没觉得这个附加视点有什么用,但是觉得这个设置挺有趣的,可能在后面情节会起到解谜的作用吧。看到报道讲,这个剧组为了藏摄像机也是伤透了脑筋,因此才老是会有从树上看的诡异视角,树上好藏相机啊!(见报道:’Gone’ is a VR thriller from ‘Walking Dead’ team and Samsung)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正因为视角和人称是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因此也带来一些创新性的解决方案和有趣别致的视角以及人称体验。还是在 Spotlight Stories 上的一个动画小短片 BUGGY NIGHT 非常有意思,观众其实扮演的是 “光束” 这个角色,“光束” 看到哪儿,追光也就打到哪儿,因此就可以 “亲眼” 目睹到一幕幕青蛙吃小虫的场景,效果异常可爱。不过这样的创意也无法大量复制,视角 / 人称问题,依然还需要更多的 VR 内容创作人进行探讨。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在这里跑个题,说一下 porn 片。大家都很期待虚拟现实的 porn 片,我也一样(微笑脸)。想让色情内容带来更不可思议的感官体验,目前我们可以做到的就是:做好 3D 拍摄以及做到 “子弹时间” 的效果,围着场景旋转,或者切换不同视角。VR porn 可能是一条能快速获得利润并且忽略技术的捷径,但是如果你栽跟头了请不要说是从这里获得的灵感。

私人化与社交性

目前最顶尖的(真的无法加” 之一”)的虚拟现实影视团队 “ FLIX&PAUL ” 在访谈中提及了震撼他们的一幕(采访很萌地称之为 “ an A-ha moment):一位并非专业演员的中国老妇在教堂中走向相机,并直视镜头。但他们在 VR 的环境中再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非常震撼,这位老妇仿佛正在凝视观众的双眼,直入灵魂。

在 FLIX&PAUL 给太阳马戏团拍摄的短片中,常常会有演员凝视着观众的场景。

如果有一天,全景拍摄技术足够发达和普及,就像现在人们可以很 easy 地拍视频一样,我们能凝视着未来的自己写一封情书,或者和已经远去的故人重逢,这将产生多少个心动瞬间。

之前我们探讨过 “我” 在 VR 内容中的位置,“参与感” 是 VR 内容打破传统电影壁垒的一个重要特征。与之相比,讲故事永远是 VR 内容的一个难题(而这正是电影所擅长的),但是 VR 令人期待的是:人们可以在 VR 中创造故事。

增加参与感的方法目前比较好实现的是:使 VR 内容具有私人特质以及增加互动操作。

人作为社群动物,永远都期待与其他人互动,Oculus Social 正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打开这个应用,用户可以以虚拟的形象与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一起看片儿(但据说没有人愿意在里面看片,大家更想要聊天)。人们在 VR 内容中进行互动,已是指日可待。

电子艺术家 Chris Milk (现在在给 VRSE 拍片)在一次TED 演讲中论述道他希望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建造一个 “终极共鸣机器”(Ultimate Sympathy Machine),他讲到一个他早期的作品《荒野市区》(The Wildness Downtown)很有意思,利用谷歌地图和谷歌街景把观众带到他成长的地方,配合画面、音乐等多媒体的方式,观众仿佛就是画面中那个奔跑的少年,观众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这个作品的重要内容。

不过说到谷歌街景,我想对于国内大部分的 VR 爱好者最大的障碍,就是那堵墙了吧。此外,网速也是令人非常头疼的问题,为了看三分钟的 “ VR + 旅游” 短片《梦之旅行》,我下载了整整一个上午……然而视频远达不到震撼人心的效果(也可能是暴风魔镜头盔不好使,反正什么都怪暴风魔镜就对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中国的 VR 影视团队真的还需要好好努力,技术上一切都会慢慢成熟的,更重要的是寻觅到优质的题材和探索更佳的表现形式。

在 Magicleap 这个谜一般的公司的谜一般的主页上,他们称自己为魔术师。我觉得,目前所有 VR 影视行业的从业都像魔术师。他们就像早期电影史中的梅里爱一样,在有限的技术条件下创造出 “ A-ha moments”。我也期待有一天,每个人都能成为魔术师、造梦者。

转载请注明:虚拟现实的相关信息,关注中国虚拟现实技术 » VR要成为一种新艺术?先做好 “参与感”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